皮划艇運動員王思敏生前住的宿舍。   
生前寫的退役申請書。

18歲皮划艇運動員王思敏生前照片。
  1月4日清晨,廣州白雲區竹料鎮的廣東國際划船中心,18歲皮划艇運動員王思敏被髮現猝死在床上。前一天,她按照平常一樣進行隊內訓練。家屬翻檢遺物發現一封手寫“退役報告”,但該中心鄭副主任回應並未收到王思敏退役的正式申請。對家屬所說“王思敏平時只是有些胃病,懷疑訓練強度過大”等問題,鄭副主任予以否認,稱死因還得待屍檢出具才能最終判定。目前,警方已經介入調查。    
  設定的早起鬧鐘一直響
  王思敏的母親洪秋容記得1月3日晚女兒最後一通電話,是邀她去人和鎮買新年衣服,順便叫她在家摘些橘子。4日中午,洪秋容就接到王思敏此前在增城體校的王教練的電話說“王思敏出了點事”。
  在廣東國際划船中心招待辦公室,他們先被詢問身體是否健康,有無心臟病。一位楊書記告知:王思敏1月4日凌晨走了。
  關於王思敏猝死的細節來自同室的田夢、王留傑,她們比王思敏小。王思敏在划船中心訓練4年,兩個月前搬進401房。兩女孩告訴洪秋容,1月3日晚她們照常就寢,王思敏別於平常,呼嚕聲很重,後來越來越弱至消失,她們以為王思敏熟睡了。
  王思敏在手機設下鬧鐘:6時30分。鬧鐘響了很久,田夢、王留傑醒過來,下床想去拍醒本應該早起的王思敏,發現不對勁。划船中心鄭副主任說,醫務室甘醫生髮現王思敏昏睡不醒,先報了警,是運動員打了120電話。上午7時10分左右,救護車趕到,醫護人員宣告回天乏術。
  一封沒遞交的退役申請書
  家屬在整理王思敏的遺物中,發現一張手寫的退役報告。在白紙上,王思敏自述“因為身體原因,訓練成績一直沒突破,競技體育是要不斷突破自己的,在領導和教練員面前我深感愧疚,讓你們失望了,辜負了領導和教練員對我的期盼和細心培養”。落款時間2014年6月15日,上面有王思敏教練吳玉彪在6月16日寫的“情況屬實”與簽名。
  王思敏萌生退役的想法,其堂嫂說是她一段時間有“胃病”。當時,王思敏的父母同意女兒退役。她曾說退役後想當一名健身教練。但鄭副主任稱,他是在家屬提及的時候才發現報告。此前,王思敏沒向中心遞交退役申請,而且吳玉彪並非王思敏的直屬教練,正常遞交程序必須通過直屬教練。中心收到申請後會根據運動員的身體條件、運動天賦去綜合考慮,並非個人申請如此簡單。
  家屬稱,王思敏在書寫申請退役報告之後休息調養了一個月。但一個月後,她還是恢復日常訓練。
  體檢正常 死前正常訓練
  洪秋容說,王思敏此前只是說有胃病,去省中醫院抓了藥,去年11月20日體檢結果是“無病無痛,身體健康”。事發前一天晚上的電話里,王思敏只是說腳上起泡,說是醫務室用艾草針灸治療的結果。
  鄭副主任透露,他能看到的有關王思敏健康的文件,只是註明“王思敏膝蓋受傷、腰傷、胃病”。
  在張貼在王思敏宿舍外的一張《廣東皮划艇隊訓練計劃周表》,裡面寫明運動員在周一到周六的各種訓練安排,包括“水上有氧耐力”“核心力量”“陸上跑步”等項目,最下一欄的小計中,總訓練量統計是“水上450分鐘,陸上680分鐘”。
  鄭副主任提到,王思敏猝死前一天是周六,王思敏與其他隊員進行“小運動量的調整訓練”。1月3日當晚,王思敏在電話跟母親說要先去醫務室處理腳,之後再去做一段時間力量訓練,才返回宿舍睡覺。只有通過屍檢才能清楚猝死原因,中心會儘力協調家屬,根據規定申請工傷保險、中華體育基金特項的運動員傷殘補助。對此,家屬方面則說:“他們想50萬元就打發我們。”
  花季少女生活特別節儉
  王思敏有一個哥哥、一個姐姐,均在打工,父親此前做過小生意,但不久放棄,還是打工,母親無業。12歲的王思敏在五年級的時候因為人高馬大,被相中“具有運動天賦”,隨後進增城體校訓練,14歲時被送入廣東國際划船中心,經兩年曆練轉正成為職業運動員。
  王思敏對自己要求嚴格。留下遺物中很多筆記本上寫著每天訓練項目、總結,訓練得好就說“加油,繼續”,訓練不好就自責寫一封“檢討書”。落款2013年11月6日的檢討書中,王思敏責怪“自己比賽回來訓練的第一節課就沒有好好練”,“在第一天的恢復訓練,教練已經讓我們練得很輕了”。
  家屬回憶,王思敏在中心生活較閉塞,出去外面要申請,平時未見她有發展戀情。王思敏有一堆沉甸甸的獎牌。在家屬展示的六塊獎牌中,她曾獲得“廣州市第十五屆運動員”皮划艇項目的第一名、第三名。王思敏的父母說,這些獎牌“沒有錢”,只是沉甸甸的榮譽。女兒在兩年前轉正後工資是2200-2600元(已扣除五險一金),每月會寄回1000-2000元不等,“一個月2400元,她只留給自己400元,特別節儉”。
  採寫:南都記者 陳傑生 謝亮輝
  攝影:南都記者 黎湛均
編輯:SN117
創作者介紹

mushroom

xt97xtipf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